中國人一年要吃掉7億頭豬? ——非瘟背景下生豬産業鍊盤點

2019-08-12海爾産業金融

自2018年8月國内确認第一例非洲豬瘟疫情以來,已經過去了一年,整個行業從最初的懵懂恐慌,撲殺、抛售,到逐漸恢複信心,嘗試複産。在這個過程中,生豬産能去化嚴重,全國平均産能減少50%,能繁母豬存欄降至曆史低點,直接影響生豬出欄量,豬肉價格或将漲至曆史高點,自繁自養生豬頭均盈利将超過千元。

面對行業的種種趨勢,本文旨在盤點生豬産業鍊以及非洲豬瘟對産業鍊的影響變化。

我國生豬産業發展階段:非瘟加速規模化進程

1、中國人吃掉全球一半的豬

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豬肉生産國和消費國,占全球豬肉生産和消費的50%。2018年國内生豬出欄6.94億頭,生豬存欄4.2億頭,豬肉産量為5,404萬噸。

我國生豬行業是一個萬億的市場。農林牧漁産業總産值約10萬億,其中農業(種植為主)産值最大,約為5.5萬億,其次是牧業(養殖為主),約3萬億,然後是漁業和林業,産值分别約為1萬億和0.4萬億。我國牧業産值約3萬億元,其中生豬占牧業比重最大為45.32%,産值約1.4萬億元,後續依次是肉禽(占比14%,産值4500億元)、肉牛(占比12%,産值3800億元)、蛋禽(占比9.9%,産值3100億元)、羊業(占比6.7%,産值2100億元)和奶業(占比4.7%,産值1500億元)。

圖1:生豬行業關鍵數據


資料來源:公開數據海爾産業金融整理

2、生豬産業發展:從供給緊缺到供給過剩,非瘟加速規模化進程

回顧我國生豬産業的發展曆程,經曆了從供給不足到供給過剩等階段。2007年開始,由于大量資本湧入,宏觀政策調控等原因,進入規模化發展階段,生豬産量逐年上升,自2014、2015年達到峰值後,近兩年由于消費結構調整等因素,消費量開始下降。與此同時,上市公司、區域龍頭等加快産能布局,行業規模化發展進程加速。散養戶的退出已見成效,場均存欄量正大幅上升。500頭以上規模化養殖出欄占比不斷提高,至2015年已達50%。

圖2:中國生豬養殖發展階段


資料來源:國家統計局

圖3:中國不同規模養殖場生豬出欄數占比


資料來源:農業部 Rabobank預測

受非洲豬瘟影響,散養戶複産信心不足,處于觀望狀态,反觀上市公司及龍頭企業,由于全國性布局(位于南方山區的養殖場目前看有較好的防疫優勢),各環節防控能力及資本實力較強,2019年上半年幾家上市公司生豬出欄量高于去年同期(即2018年上半年非洲豬瘟發生以前)。

圖4:生豬養殖上市公司單月銷量(萬頭)


資料來源:農業部 Rabobank預測 

生豬産業鍊:全鍊條承壓

縱觀生豬産業鍊,從飼料生産加工到養殖、屠宰加工,每一個闆塊環環相扣,産業鍊上的每個參與主體息息相關,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。

1、飼料:銷量大幅下降

行業集中度提高,處于長期微利時代

飼料成本占養殖成本的70%,因此飼料行業是養殖闆塊的“穩定器”。

2018年中國成品飼料年度總産量18131.58萬噸,其中豬料産量7036.38萬噸。從行業發展趨勢來看,飼料行業高利潤、高增長的時期結束,已經進入新的整合關鍵時期,整合提升、優勝劣汰、轉型升級的速度加快。

激烈競争導緻利潤水平不斷下降。一方面,大量産能規模小、生産技術落後、産品質量不穩定、管理水平粗放、綜合服務能力差、資金壓力大的中小飼料企業在競争中逐步退出市場。

另一方面,大企業則利用其規模、技術、品牌、資金、服務等方面優勢,通過兼并和新建迅速擴大市場份額,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。根據中國飼料工業協會信息中心的統計數據,2017年全國年産10萬噸以上的飼料企業(單廠)達到548家,比2011年增長52%,占全國飼料總産量的比例達到46%,比2011年增長12%。2017年全國年産100萬噸以上集團35家,市場份額占比為62%。

圖5:中國飼料生産企業數量(家)


資料來源:中國飼料工業協會 

但是,目前随着生豬存欄及能繁母豬存欄的下降,以及散戶大量退出,飼料銷量大幅下滑。特别是遼甯、安徽、江蘇、河南、山東等地區的飼料企業銷量下降明顯,降幅大多在30%-50%,西南地區情況相對較好。

2、養殖:有豬者得天下

生豬養殖行業集中度有所提升,但仍然較低

我國生豬産業進入規模化發展階段,2018年行業龍頭溫氏股份占比3.33%,CR10占比約9.12%,2017年CR10占比約7.1%,行業集中度有所提升,但仍然偏低。随着産業規模化進程的推進,預計未來仍有較大的産業升級空間,展望未來3年,産業投資的資金需求仍較大。

圖6:2018年主要生豬養殖企業生豬出欄量及市場占比


資料來源:公開資料整理 

豬價将迎來曆史性高點,頭部玩家逐步恢複産能

未來兩年,豬價均将保持較高水平,目前部分地區已突破25元/公斤,豬價高點有可能突破30元/公斤,頭均盈利有望突破1000元,有豬者将賺得盆滿缽滿。

經過一年的産能淘汰,國内養殖密度大幅度下滑,頭部企業經過一年的改造升級,非瘟防控經驗有了很大提升,憑借資金實力與技術優勢逐步恢複産能,提升市占率。

圖7:截止8月5日全國生豬價格(元/公斤)


資料來源:豬易數據

3、屠宰、加工:養殖企業與下遊屠宰企業攜手并進

屠宰行業準入門檻較低,屬于勞動密集型行業,由于肉産品受新鮮度制約銷售半徑較短,行業規模化、産業化程度低,整體産能過剩,市場較為分散,地域性強。

随着由“調豬”改為“調肉”及分區防控等政策的出台,這使得越來越多的生豬養殖企業開始布局屠宰業務,生豬養殖産業鍊逐漸向一體化方向發展。

2019年3月2日,牧原股份發布公告,拟出資3億元設立全資子公司“河南牧原肉食品有限公司”,主營生豬收購、屠宰、分割産品加工、定制化産品精加工等業務。另外,牧原股份還與河南省正陽縣人民政府簽訂200萬頭生豬屠宰及食品加工項目投資意向書。牧原股份正逐步由養殖環節向下遊布局。

溫氏股份則是選擇與浙江華統股份聯手。雙方合資成立生豬屠宰業務公司,由華統股份控股,積極建設屠宰加工廠,構建鮮凍品、熟食品的分銷渠道,延長産業鍊。

同樣選擇這一模式的還有大北農與得利斯。3月23日,得利斯與大北農簽署《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》,雙方就生豬養殖、屠宰業務等方面展開合作,具體包括拟合資設立生豬養殖業務公司(由大北農控股)以及生豬屠宰業務公司(由得利斯控股)等。

除此之外,天邦股份也開始布局屠宰業務,目前該公司的屠宰業務産能為每年20萬頭左右,主要是為了旗下食品品牌供應。未來,天邦股份規劃建設6大養殖基地,并配套建設6個單體屠宰500萬頭規模的屠宰場。

生豬産業艱難前行,不退

我國的生豬産業經過幾十年發展,成為了世界第一豬肉消費國,讓“無肉不歡”的我們盡情吃肉。可以預見的是今年中國人肯定沒有7億頭豬吃了,産能整體降幅或達到50%。

與此同時,我們看到我國生豬産業在“浩劫”中繼續前行,産業格局重塑,養殖水平提升,盡管面臨種種困難,但是,不退。

本文主要參考:《2019年生豬行業白皮書》海爾産業金融、《史詩級炫舞的周期,曆史性成長的企業》國泰君安。

發表時間:2019-08-12
返回頂部